各种脑洞的集中地

十五分钟的生日

仅以此文祝兰丸生日快乐wwww

ooc处请包涵QVQ

评论大欢迎

文章也有在歌王子贴吧的兰丸生日吧刊里面www




If I was your lover もしも叶えば
おまえの苦しみを背负い
やかて浮かぶ朝日のように
温めたい

——《Bright road》黑崎蘭丸(cv:鈴木達央)

 

 

》》》

夜色已深,街旁的路灯为夜行的人们指引着回家的路。

兰丸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到了家门前,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。

 

【23:42】

 

(已经这么晚了,估计那家伙也已经睡下了吧。)

 

他从口袋中翻找着钥匙,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自己家的门,转头把行李箱提进了玄关,准备伸手去开灯,

 

“啪啪啪啪!”

一阵礼花的声音。

 

“生日快乐!!!”

 

兰丸被这突如其来的的声音吓一跳,当自己回过神来,却发现身上都是一些彩纸条和花瓣了…..

“喂!!!!真的被你吓到了!”

“嘿嘿嘿嘿,抱歉抱歉!”春歌虽然说着对不起的话,看着对方一脸无奈地整理着身上的彩纸条,笑声却怎么也停不下来。

“你这家伙,啊!看看现在几点了?不是跟你说了先睡不用等我吗?明天你还有工作,要好好休息啊”看到春歌眼下一圈淡淡的黑眼圈,兰丸皱了下眉头,稍微带着一点教训的口吻说道。

 

(这个家伙,我不在的时候真的有好好照顾自己吗?!)

 

同居也算是有点长了,两人都了解到彼此的生活规律和生活习惯。倒不是说对对方的生活方式有什么不满还是发生什么摩擦和矛盾,只是有时候这家伙,为了写好的曲子,作出喜欢的音乐,常常不注意休息,自己看在眼里也是会心疼。

 

“哎!怎么可以呢!今天是前辈的生日,当然要等前辈回来一起庆祝啊!而且这种重要的日子,要是睡过去了很可惜哎”春歌抬头,十分认真地看着对方。

 

“重要的日子吗……?”

兰丸琢磨着对方的话,看着对方难得一副认真的样子,似乎是被她那份较的眼神打败了,兰丸伸手无奈地摸着对方的头发。

“你啊,就算是这样,可是你看——”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,

 

【23:45】

 

“你看,只剩下15分钟,已经快要过了啊。”

“也就是说还有15分钟啊”

 

看来是敲定了今晚如果不好好生日的事情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

兰丸看着对方的笑意盈盈的脸,默默想着:

 

(嘛,虽然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变就对了。)

 

他伸手将春歌拥入怀里,手放在腰上,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只是能稍微让我抱一会吗?”

“…….嗯”

 

“嗯…对。还有啊,说了很多次叫我名字就好了吗,发过来的问候mails也是,整天前辈前辈的,快点改过来啦,笨蛋!”对方把头搁在自己肩上,闷闷地抱怨着。

春歌有点愕然,转而伸手回抱着对方,鼻尖闻着对方衣服淡淡的味道。

 

“那……欢迎回家,兰丸”

 

“唔…嗯,我回来了。”

 

久别相见的两人在玄关处抱了一会,感受着对方的存在和气息,享受着相聚时间的他们,谁都没有说话,直到…….

 

“喵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

兰丸闻声低头,心里嘀咕着这只猫真是每次都破坏气氛,弯下腰抱住这个调皮鬼。

“タマ!怎么又是这个时间出来啊你!”

 

“喵!##”

 

“好好好,我回来了!我不在,有没有乖乖听姐姐的话?”感受着主人细细地抚摸着自己的背,タマ从喉咙处发出类似一些细小的声音,满意地用头蹭蹭对方的手指。

 

春歌看着兰丸抱着猫,自己也顺势摸了摸它的头,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发出一声“啊”的单字音后,转而匆地跑去厨房,在冰箱里面拿出蛋糕放在了饭桌上。

 

“嗯?你还准备了生日蛋糕吗?也好,有点饿了”看到桌上的蛋糕,兰丸放下猫走了过去,准备伸手去拿蛋糕上的草莓吃,却被对方抓住手打住了。

 

“啊不行,现在还不行。要吹完蜡烛才可以吃!”春歌插好了蜡烛,禁止了对方“偷吃”这一行为。

看着对方这样气鼓鼓的脸,兰丸突然玩心起,从背后搂着对方的腰,低头对着对方的耳边说…

 

“哎,这样啊…那…..这个……也可以吃吗?啾。”

“………./////!!”

 

来自一个耳边的轻吻,对方脸红到说不出话,感觉自己耳尖似乎在发烫,只好想着

找其他东西转移注意力,于是她转眼看到了桌上的店家送的纸质生日皇冠帽,捞了过来,手疾眼快给对方带上。

“…..这个…..要带上啊!”

 

“要带着这个吗?这种东西不是给小孩子的吗?”伸手把纸帽捞了下来,却又被对方阻止了,甚至还细细的整理了一遍,调整好位置

“这个是蛋糕店老板给的,不能浪费别人的一番心意哦…….”

“唔,那…..只戴一回…..”

兰丸也不好推脱,自己对于浪费这一观念似乎挺执着的。这样想着一小会的话也没什么,于是便拿起了打火机把蜡烛点燃,眼前一片温暖的烛光。

 

“嗯,那快许愿吧。”

 

春歌看着眼前的人,有点滑稽。

头上带着那种纸皇冠,默默地闭着眼睛许愿。

 

(像个小孩子一样呢)

 

看着看着,自己的思绪开始远行,不禁想起和兰丸之间的发生种种事情,从相遇到相知,从相知到相爱…….

 

第一次见到兰丸,是在电视上,隔着一块屏幕的距离,看着他舞台上发光发热;

第一次接触兰丸,是在事务所,隔着一张会议桌的距离,感觉脾气似乎有点凶;

第一次了解兰丸,这个似乎不好说呢,是在餐馆的时候?是在自己迷路的时候?还是自己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?兰丸他,其实很温柔,很懂得照顾人呢;

接着,对他有好感,发现自己喜欢他,和对方产生误会,终于被自己的坚持打动,两人互相了解到对方的心意,传达自己的爱。

 

回到现在,

这个人就在自己面前,闭着眼睛,对着烛光许愿,

述说着彼此走过的路。

原来已经那么长。

 

“好,这样愿望也许了,”兰丸睁开眼睛,看着发呆的春歌“怎么了?在想什么吗?”

春歌摇了摇头,笑了笑表示没事

“没事哦,说起来,许了什么生日愿望吗?”

 

“嗯,想知道?”

“唔…..嗯”点了点头

兰丸摇了摇头,并不肯告诉她什么。

 

“笨蛋,愿望说出来就不会灵的。而且……”他俯下身子,凑了过去吻住对方的唇。

 

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

【00:00】。

 

 

NeverEnd.

 

》》》

Free talk#

关于纪念日定义的看法。

 

纪念日吗?

嗯,在她出现之前似乎对“纪念日”这样的东西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吧。以前的自己,每天都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工作…

 

忙忙碌碌。

 

是的,努力工作赚到了钱,也是为了能够尽快把家里的债务还上吧。

如果硬要提起纪念日这样的话题,大概就是生日吧。虽然是关系到自己的生日,大概也只是当那天来临时,乐队里的伙伴和自己的粉丝对自己说“生日快乐”,自己才意识到:

“啊,原来又一年了啊”。

 

说感动吗?感动也并不是没有的,朋友的陪伴,粉丝的应援,也是很感谢他们一直支持着我,在我身边。

只是心里最觉得有个位置空空的,似乎差了什么。

 

 

这样的思绪一直在我脑海,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也在等待会有什么人过来告诉我,那里空缺和失落感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

“那一天真的会到来吗?”

 

最终,

抱着这样的疑问的我,

与她相遇了,

 

是的,当我回过神只觉得:

那一天真的来了,它总是不知不觉地。

 

那个人,带着她满满的爱,改变了我。

为我的世界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花,五彩缤纷。

 

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,什么样的烦恼也会灰飞烟灭一般。

她告诉我:

 

这个世界,充满了音乐,充满了花。

 

 

而我呢?我应该怎么去报答她带来这样一个崭新的我?

 

我想,我是找到了,

我对着生日的烛光暗暗许愿:

 

请让她成为我的新娘,用尽我的一生一世,好好守护着她。

 

——黑崎蘭丸


评论(3)
热度(11)

© 脑洞炸裂植物_ | Powered by LOFTER